芬奇镇有条亚诺河

望你珍摄,吻你万千。
由衷感谢着每位辛勤产粮的太太。
杂食博爱,欢迎来敲。

[Jaydick]
#第一次写这俩,就干脆当做生贺了(〃ノωノ)
#ooc致歉
#可能有点短xx
#梗源图,图源水印

街道上的人群熙熙攘攘,这让Dick不得不紧紧贴着Jason才不会被冲散。或许是因为生日或是什么别的特别情愫,才让这两个人能够一起到街上闲逛。不知道Jason是怎么想的,但Dick的心里已经止不住愉悦了。

“Jay,你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Dick掩饰住过分的欣喜望向Jason,“不然就要白白亲自跑一趟……”

突然Dick止住了话头,他的目光往Jason旁边看去,一时愣了愣神,然后不动声色的又快速转过头来。Jason注意到了他的异样,皱了皱眉头向之前Dick望去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一对年轻情侣正在目无旁人的接吻,看着那两人如胶似漆的样子,确实很难叫人注视下去。

Jason继而又将目光转回到了Dick的侧脸上,这个角度无疑完美的展示了Dick向上弯曲的睫毛和湛蓝的眼瞳,两片红润的嘴唇正轻轻合着,眼神却努力看向别处来掩盖自己的神色。

Jason这样一边走一边看着,甚至觉得有些入迷,接着他轻轻叹了口气,将Dick一把按在了路边的墙上,对着那双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双唇吻了下去。Dick仍未缓过神来,像是一只受惊的蓝鸟瞪大了眼睛,看着刚刚还与自己并肩行走的人此刻在他口腔内攻城略地。

四片唇瓣正不断紧贴又张合着,Jason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渴饮一汪清澈的泉水,灌溉了他略有些干涸的心田,充盈着内心渴望着的那份情愫。如果说有什么他十分想要的礼物,或许现在正在进行的这个,就是愿望的一部分吧。

Dick眼中的惊讶正在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份欣喜和愉悦,他们有多久没有如此亲密过了?或者连他们两个都有些记不清。Dick有些满足的阖上了眼眸,一只手轻轻按在Jason的后脑想要吻得更深,他忍不住用舌头将Jason继续挽留纠缠,难得的机会他并不想快点结束。

两对嘴唇刚有稍稍分别,紧接着便又磁铁一般的紧紧吸在一起。他们吻了有多久了?几十秒还是一分钟?但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有他们两人之间那份渴望倾诉的感情。

在Dick感到自己吻得有些窒息的时候Jason的双唇离开了,他才注意到自己有些发热的脸颊,微微低下头小口呼吸着空气。而Jason抬起头来丝毫不掩饰眼中的炽热看向Dick,低沉着声音开口说道:

“非要亲你才表现出老子有多爱你是吧?生日礼物解决了。”

[SPN]关于大/跃/进时期的民谣的强行填词

#完全的有毒产物
#各位轻点打——

劳伦斯的三米长得壮
上山碰到地狱犬
三米打了个大喷嚏
轰隆一声震天响
地狱犬吓得直哆嗦
扑通跪倒直喊娘:
"娘啊娘,还是劳伦斯的三米大,
跟他比,我简直就是屎壳郎!"

天堂装上电话机
巴叔悄悄问卡西:
"听说人间大/跃/进,
你可有心下凡去?"
卡西含笑把话提:
"我和Gab早商议,
我进纱厂当男工,
他去学开挖掘机。"

Sam窗下动脑筋,Dean见了起疑心,弟弟人大心也大,莫非外边谈爱情。哥哥真是旧脑筋,不该对我起疑心,捉鬼技术大革新,哪有闲心谈爱情?

脱掉皮夹克,来到地狱旁,攥起大盐枪,impala隆隆响。盐枪准准打下去,打倒的恶魔填条江

[Erik×Castiel]源自于与同好的对话产生的☆拉郎

#Erik×Castiel(想了想叫他万卡就没什么不对了√)
#ooc大戏
#拉郎预警!!

"……你的童年,看上去糟透了。"
Erik扭头看见了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侧的穿着风衣的男子。
他那双有着修长睫毛的眼皮盖上了蓝色的眼睛,几秒后他睁开了眼。
"我没搞错的话,这里是我的梦境。你出现在我的梦里。"他轻轻蹙起了眉头,似乎花了好一会来消化眼前的信息量。
"我能进入你的梦境,这也可以作为我联系不到你的一种交流方法。"Castiel看着与他对视着的Erik似乎并不满意这个解释,于是又半迫于无奈的补充完了原因,"我感觉到你在做噩梦,所以我就进来了。"
"好极了,"Erik笑着摇摇头,用着像是自嘲的口气,"又一个能进入我脑袋的家伙。"

Erik是几天前才遇到那个风衣怪人Castiel的,风衣怪人——是在听了他说自己是天使的一秒后Erik在心里给他取的外号。
"So who the hell are you."在集中营度过的童年让他不得不养成了一种极为警惕的性格,对于一阵风吹过而随之突然出现的人,他显然更迫于戒备这一选择。
"I am the angel of the lord."
"WHAT?"

Erik忘了后来他是怎么接受——或许带有些不信任和自我欺骗——Castiel说自己是天使的事实,他一瞬间竟然有那么一种自己受眷顾的错觉,一位上帝的使者,来到了他这样的人身边,他母亲从小教育他信仰的上帝,终于肯施舍恩泽给他了吗?
体验过失去的痛苦的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即便被眷顾,那个人怎么会是他?

"Castiel?"
"I am."

原本只是尝试念念这个名字的Erik,被立马回应的声音略微吓到了,他只好接着把话说下去。

"你为什么在这?……我是说,在这里,见我。"
"……上面的指示。"Castiel眼神里有些发慌,他对撒谎并不在行,他吞咽了几口口水试图掩盖过去自己的异样。
从小被迫养起的察言观色的本领让Erik很快就识破了他的破绽,他扯出个微笑轻轻动了动手腕,"你真正的原因我无法得知,但我有能力在发现你是个冒牌货之后干掉你。"一柄利刃随着Erik能力的操控横在了Castiel颈前。
"实际上,你没有。我想你不应该耗费心思来试图用凡人的手段杀死一个天使。"同样,Castiel操控着天使之力将Erik的能力压制了回去,将利器送回了原地。"我…不想伤害你。"他蓝色的眸子轻轻颤了颤,犹豫的说出了这句话。

关于原因Castiel确实有所隐藏。他不知道自己是开始从什么时候注意到Erik的,他有的时候也会听听那些犹太人的祷告——他们都信仰一个上帝,就在天边,Castiel听到了来自那个犹太男孩拼了命的祈祷。那个孩子知道自己与常人不同,他疑惑,他愤怒,他迷茫,他痛苦。而他又默默注视着他的一切。
Castiel爱着父亲的所有造物,但他没法保证那些造物间的相处平衡——就像人类,和变种人。他只好编出个谎话,来试图干预那个犹太男孩的事情,在他做出更多错事之前。

回到梦境。
"实际上我不能……你的脑袋太小了,"Castiel眨眨眼,有些认真的歪头向Erik望去,"……而且那样你会死……"
"闭嘴。"Erik有些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他突然有了一种和智障对话的错觉。但意外的他感受到了轻松。
被制止发言的Castiel只好困惑的皱皱眉,扭头向梦境的另外一处看去。
"那些被带走的人,要被杀掉了。"他看着一队一队手脚铐着铁链,被士兵押送的人说到,"他们是你的同胞。"他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补上了后半句。
"而我一个人要在这里忍受痛苦,忍受看他们死去的痛苦。就因为该死的我可以被利用。"Erik的悲愤漫上心头,他突然注意到一些事。"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
"……我能看到,我们的生命是无限的,有时候我会看看凡间发生的事。"
"……那为什么你,"他思量着改了下人称代词,"为什么你们不下来帮忙,那样会少死不止一条人命!"
"那不是我们干涉的范畴……如果没有天堂命令的话。"Castiel闭上眼摇了摇头,"我们和你们人间描述的天使的意义并不同,不是……"
Castiel的话并没有说完,就被Erik一把攥住了领子,蓝色的领带被拽的更加松散。
"那你他妈的现在知道来了!现在有命令让你来了!一切都晚了!"
"Erik!听着,冷静。我知道你的所有事情,我很抱歉我没法为你的处境做出什么改变,我很抱歉没能救下你的母亲,我很抱歉我没能力解决人类和变种人之间的矛盾……"Castiel一片汪洋的眼瞳似乎有安抚人心的魔力,Erik眼底燃起的狂热火焰逐渐被熄灭。"但是,Erik,我希望你能够冷静,杀戮不是什么好的办法,天堂的人这招比你做得更好,那样的确可以解决问题,但相信我,那不是一条好方法。"Castiel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注视着他同样湛蓝的眼睛。
"The kiss……"
"天使的吻能有祝福的作用。现在,我该回去了。"
"等等!"
Erik的手抓空了,他耳边只留下了翅膀扇动的风声。而同时,他也从梦里惊醒。
"Castiel……"汗水沿着他脸颊滴落,无人回应。

关于银色情人节鹿犬狼三人的对话

#银色情人节
#假装是自己随机键盘敲出来的内容说白了就是瞎写xx
#ooc歉

"我就是不懂……叉子,为什么麻瓜们要过那么多情人节?一年一次的情侣狂欢还不够他们玩的吗?十三个……他们也不累——尖头叉子!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哦,大脚板你说得对……我很赞成!"James一边手忙脚乱的翻着东西一边回答。

"好吧你没听。"Sirius小心翼翼的将头凑了过去,疑惑不解的问,"你干什么呢?"

"安静点。我只是在找Lily今天送我的那份礼物……哦,在这!"

"……James Potter。"Sirius按住了额头上突突跳着的筋慢悠悠的回答,"好我想我还是去找Remus讨论问题吧,希望你抱着你的礼物开心。"

突然被点名的Remus有些慌张的从书本里抬起了头,"Sirius,说真的,在这一点上我和你聊不到一块去的。以及,你可能没发现你的床脚也堆满了学院女生送来的礼物。所以,我诚恳的建议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

【名朋自己的戏(小虫视角)/jewnicorn】大概是Lex×Peter……

【捂脸】脑洞大概来自奥夫大大的新作,jewnicorn太美好了

第一次写jewnicorn以及不要打我qwq

OOC致歉

脑子一片空白。

当我乘着蛛网高高荡起时,几束强光瞬间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我不得不用一只手臂去挡住那些过分刺眼的光线。很快的,我看到光源处的楼顶站着一个男人,他微笑着张开双臂,像是满意一切策划都正常进行,自己早就在此等待一样。

而我却感觉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只剩下耳边的直升机在呼啸。

没等我再反应什么,他就开口了:

“I'm waiting for you,I'm always waiting for you.”

接着腿部一记酥麻的痛楚,直升机上朝我发射了一剂不知名的东西。没有防备的,我重重跌落在楼顶上,而对方却有止不住的笑意,我倒着看着他的脸靠近,最后停留在我面罩上几公分处,他的声音我听得更清楚了。

“你干了什么。”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浑身的疼痛和逐渐变得软趴趴的四肢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哦哦哦,别紧张Spidey,他们是这么叫你的吧。”他摆了摆食指,勾起一抹玩味,“只是一些让你没有力气的东西,我可不想什么都没说就被你用你那黏糊糊的东西捆了起来。我想你还记得我,就在上次,Lex Luthor。”

Lexcorp,该死的,我早该发觉。在那盯得让我浑身不舒服的目光果然来自他。

“umm让我想想,累了一天的Spider Man,晚上的归宿是在皇后区的一户平民屋子里。难免不让人去猜想他的身份。”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不紧不慢的继续着,“我确实很想认识这副面罩下的你。戳穿一些戴面罩的人不是感觉很刺激吗?”他伸手将我的面罩拉起直至露出了我半张脸。

“Stop!”我本想再抓住些机会反抗会,可嘴唇处传来了一点奇怪的触感。

god他干了什么。

【脑洞】当巴拉拉小魔仙遇上漫威

我终于弄完了!!

*内含少量贾尼盾冬注意

*生硬的转接你不要打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里头有虐我会骗你?

*撞梗了的话握个小手


下一个应该是个不虐的……?

一个歌曲安利《Charles》

很好被婷婷圈粉了……嗯不过冲这个歌名和歌词莫名脑补出了EC……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39508/

歌词(源热评#204):

さよならはあなたから言った
【再见自你的口中说出了】
それなのに頬を濡らしてしまうの
【尽管如此却还是沾湿了脸庞】
そうやって昨日の事も
【如果能就那样将昨日的种种】
消してしまうなら
【也全都抹消掉的话就好了吧】
もういいよ
【已经够了呀】
笑って
【笑起来吧】


花束を抱えて歩いた
【怀抱着花束行走在路上】
意味もなく ただ街を見下ろした
【毫无他意 仅仅是想俯瞰下街道】
こうやって理想の縁に
【这样便能将这颗心抛却】
心を置き去っていく もういいか
【丢在那理想的边境上而后远去 已经可以了吧】

空っぽでいよう それでいつか
【就这样行尸走肉的吧 不知不觉间成了那副模样】
深い青で満たしたのなら
【若是被深深的蓝所填满了】
どうだろう こんな風に
【会变得如何呢 仍会是像现在这般的】
悩めるのかな
【苦恼不已吗】

愛を謳って雲の上
【在讴歌着爱的云端之上】
濁りきっては見えないや
【污浊什么的一定是看不见的吧】
嫌嫌 遠く描いてた
【讨厌讨厌 在远处描绘着那个场景】
日々を語って夜の群れ
【谈论着平庸的日子 到了夜晚便聚在一起】
いがみ合ってきりがないな
【彼此之间却都只有永无止境的仇视呢】
否否 笑い合ってさよなら
【没什么啦 还是相互笑笑说再见吧】

朝焼けとあなたの溜め息
【朝霞伴随着你的一声叹息而升起了】
この街は僕等の夢を見てる
【这条街道则正窥探着我们的梦】
今日だって互いの事を
【终于到了今天 可以将对方的事情】
忘れていくんだね
【全部忘掉了呢】
ねえ そうでしょ
【呐 是那样吧】

黙っていよう それでいつか
【就这样沉默寡言的吧 不知不觉间成了那副模样】
苛まれたとしても
【即便被苛责被折磨】
別に良いんだよ こんな憂いも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噢 为了这些而感到忧郁】
意味があるなら
【又有什么意义呢】


恋と飾って静かな方へ
【在那装饰着恋情的寂静彼方】
汚れきった言葉を
【传来了沾满污垢的话语】
今今 「此処には誰もいない」「ええ、そうね」
【就在此刻 「谁都不在这里啊」「诶诶、是呢」】
混ざって二人の果て
【混合交融的二人行至了终点】
譲り合って何もないな
【即便如此也依然没有任何相让】
否否 痛みだって教えて
【没什么啦 因为好痛所以请你告诉我吧】

きっとわかっていた
【你一定早就明白了】
騙し合うなんて馬鹿らしいよな
【却还相互欺瞒着 让我就像个笨蛋一样的】
ずっと迷っていた
【我一直都深深迷惘着】
ほらね 僕等は変われない
【看啊 到头来我们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そうだろう 互いのせいで
【是那样的吧 互相埋怨着都是你的错】
今があるのに
【明明都到这个时候了】

愛を謳って雲の上
【在讴歌着爱的云端之上】
濁りきっては見えないや
【污浊什么的一定是看不见的吧】
嫌嫌 日に日に増えていた
【讨厌讨厌 日渐加深着这样的情绪】
後悔を語って夜の群れ
【诉说着后悔 在夜里结伴】
許し合って意味もないな
【却依然没有什么相互原谅呢】
否否
【不不 没什么啦】

愛を謳って雲の上
【在讴歌着爱的云端之上】
語って夜の群れ
【谈天说地 相伴于夜】


哂い合ってさよなら
【相互一笑 永别了】

終わる

【狼银】论半夜出来找酒的危害

翻出个【狼银】存货

大概没人比我炖的肉再难吃的了_(:з」∠)_还他妈没炖完

自暴自弃x

地址走http://weibo.com/5589857727/Eg9Y8dz87?type=comment#_rnd1478340817091

#如果历史可以被改变
#冬铁
挖个老物放上来(*ノε`*)
本来想借周梗撸出些什么东西呢结果感觉完全跑题,所以不要打我【捂脸跑开】
吧唧视角的无聊念叨

看来我没白感化【doge脸

【漫威/TSN/大腐/神夏】你还要我怎样

连续肝了四个小时的成果【撒花撒花

但是后面部分老妈已经在催睡觉了所以有点粗糙(*/_\*)不要打

qaqq不好意思说自己才看过半部大腐,也不要打

节日快乐~

ps 计划内还有一个燃向……不知道会不会被我扼杀

封面图源http://weibo.com/2295204811/EaHGipuWh?type=comment#_rnd1475365658909

马旺达与马特罗的故事

事先绝对要先表示歉意

对不起红银组织【手动笑cry】

脑内毒物,事发莫名




 平静的一天早晨,平静的复仇者大厦。只不过有点不同的是,幻视在早餐时发现旺达顶着一对黑眼圈。

“旺达小姐,你昨晚没有休息好吗?”幻视探头礼貌性的问到。

“啊……啊?”旺达从神情恍惚中抬起头来,勉强挤了个笑对幻视说到,“没什么啦,只是……被老哥托了个梦 。”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旺达小姐你一定是太想念他了。他有对你说些什么吗?”

“啊……这个……算了吧。”

 

昨晚实况。


“旺达。 
…… 
旺达。” 
“哥哥?” 
“答应我一件事。” 
“怎么了,哥哥?” 
旺达紧紧拽住了被角,眼泪在眼角盘旋。 
“远离那个紫薯馅的西瓜。” 
“……”眼泪被吓了回去。 
“不然讲一夜的鬼故事给你听。 
从前有个收废铁的老头,遇到了一个卖轮椅的秃瓢……”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我要吃东西!膨胀!攒脑洞!

顺便!

爱剪辑咱俩没完!没完!

【气鼓鼓】

还有三个脑洞想剪呢老天你就不能派给我一个不常狗带的好软件??

【ME/EC】我不配----我觉得我无缘成为大大了_(:з」∠)_自己剪给自己玩算了-某种意义的TSN观后感??-要不是爱剪辑抽风我上星期就剪完了【手黄再-这视频我都剪了三遍了-无字幕致歉,等我制服了这该死的软件马上补好,现在又打不开了

和床边故事一样听久了就中毒了啊啊有婕纶版的?!

有一天,我们不再追究过去,挽手在夕阳下沙滩边。



求官方给冬铁条活路qwq

【红银】温馨三十题之第二题

挖出库存来迎接一个即将来视奸我的家伙……

注:叉汉子快银,姐弟设定


2 睡着的猫和他。

下午三点的阳光正好投映在少年身上,肚皮上银灰色皮毛的猫随着男孩熟睡而平稳的呼吸一起一伏。端着奶茶的Wanda走过来坐在少年的身边,看着有着粉红唇瓣的小脸蛋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男孩呷了呷嘴巴,嘴中呢喃着一些听不清的话,Wanda笑着拨弄了他的嘴唇。

Wanda低头轻吻了男孩的额头,“快长大吧,Peter。”

【霜铁/现代半AU】神洛基x无神论者托尼【其实是个坑

真的我都觉得这文的内容都配不上这么正经的题目【手黄再

好梗果然要大大来写才好啊……

来自只写了个开头就写不下去的我,已经糊里糊涂到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请不要打我啊啊QAQ



当Tony忙完手中的活擦了擦汗抬起头时,这个头顶金色弯角的怪人就已经出现在自己的仪器旁了。看着那人正略有些好奇地摆弄着dummy的机械胳膊,他用了好一阵才确认了今天不是愚人节或者万圣节或是一切和恶作剧有关的节日,这智障谁阿?等等他是怎么进来的。

等Tony一脸狰狞的将这一系列的信息量消化完了时,那个所谓怪人早已缓过了神来,丝毫没有见外地四处活动了起来,“凡人你终于弄完了你手里的那堆破烂吗?”Tony扯了扯嘴角,侧过头对淡蓝色屏幕说到,“Jarvis,帮我查查这家伙什么来头。”“sir,明白了。si…r……”一阵嘈杂声传来,Jarvis的运行被突然终止了,不速之客收回了施展法术的手,脸上满写着不屑,“你们中庭人发明的这些破玩意可真烦人。”

Tony有些惊慌的站了起来,用满是疑问的口气说:“你是怎么潜入到我的实验室的。能破解我的程序的人可不简单。”“虽然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我可是神,怎么可能连这都做不到。”Loki摊了摊手,顺便将自己的魔法小棒棒摆弄了一下,示意对方自己的能力不差,“我是Loki,来自Asgard。”

神?Asgard?Loki?这些词只让Tony想起了小时候听到的那些北欧神话,不过常人都认为那些是从前的人编造出来的故事,怎么会有真正的神在世间?要是有神,谁会闲的没事来这?Tony想自己的魅力还不会惊动到什么所谓的神。“你确定自己没有什么精神方面的疾病?”Tony玩弄着一根笔,“就是没事会认为自己是只鸟的那种。”Loki瞪了他一眼,“还真是愚蠢的中庭人会说的话。”“嘿别这样说,毕竟有病就要坦诚说出来。早发现早治疗,没什么害羞的。”Tony戏谑的用笔指着Loki,“听着,我不管你是不是什么Loki,但是像你这样的疯子我见多了。趁我还没有采取攻击性行动前,我劝你赶紧收起疯狂言论离开这里。”“你会为你不肯相信神明而发出如此粗鲁的言论付出代价的。”“神只是古人们遇到无法理解的现象而创造出来,现在的科学已经为我们展开了许多现象的原因,所以我劝你还是……”当Tony还想继续说些什么来反驳这个怪人时,对方却一把提起了自己的领子。

“听着,要不是我对你有意思你现在已经死了几百回了。我不会容忍别人这样诋毁我。懂了吗,凡人?”

Loki说完便松开了手,转身找了个地方坐下。而Tony在面对了这一场突然又莫名其妙的告白松了口气,“我说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来支持我,何必大费周章还扮成个金色母牛来引起我的注意吗?这个不像是当下所流行的。”

【EC】温馨三十题之第四题

看题目就有掩盖不住的脑洞。

哎呀不行捂不住了……!!



4 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Erik有些难过的抚摸着Charles的额头,一下,两下,一下,两下。

“Erik你再不挪开你该死的手我就要脑你了。”

Erik被Charles脸上的愠色和锃光瓦亮的头顶闪到了眼睛。

“Erik???你有在听吗?”

Erik露出一个宠溺的笑,低头吻在了Charles额头。

“……Erik。”

Erik看着Charles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只红樱桃,微笑不禁延展成了鲨鱼笑。

“又是美好的一天,Charles。”

美好的蓝天,美好的阳光,还有美好的你。

『自制的军训后的脑洞』我我我我我终于加上字幕了!!然而却懒到放弃了做彩蛋的想法……躺平继续做咸鱼_(:з」∠)_太乱了不知道怎么打tag……

安慰自己不能弃坑,多开脑洞_(:з」∠)_我要死了

老夫老妻三十题 EC(11,28)

这两题看着就很想写【doge脸】|如有OOC请无视,不要在意我的扯淡


11 惊悚

Charles做了个梦。

梦里他从床上坐起,他没法判断那是不是崭新的一天,因为周围都是灰蒙蒙一片。不过能引起他注意的是,停在床边的轮椅不见了。Charles有些不安,抓住了床单扫视着整个房间,然而让人一览无余的屋内表示轮椅并不在这里。

Charles的视线转向了窗外,令人惊讶的是他发现了Erik正和自己的轮椅待在一起。看到Erik嘴里叼着的铁钉和手里拿着的铁锤Charles顿时感觉整个人生都不好了,Charles想脑住正在对轮椅图谋不轨的某人,但是在梦里这份能力显然失效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轮椅被改装成了大角鹿。

“What the hell??”

Charles忍住了紧接着要出嘴的脏话重重的躺回了床上,神啊如果你还没睡的话请让我醒过来。

Charles从梦中睁开了眼睛,翻身就看见了睡得正酣的鲨鱼牙。他沉思许久,照着对方下体就黑了一手然后扭头装睡。

只剩下黑暗中猛然惊醒的一条懵逼鲨鱼。

28我们还没做过的事

“喔,喔,喔。Erik你在做什么?”Charles从Hank那里听说Erik又在搞事情,就急忙踩着风火轮摇着小轮椅赶过来了,映入眼帘的是由审美奇特的买个泥头建立的一个不算建筑的建筑物。

“Charles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我还有一点就完工了。”几颗铁钉漂浮在Erik身侧,他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随即又提起榔头叮叮当当。而Erik正在忙碌的物体是一个一段搭在学院大树上的长形木板,一个不错的斜坡,较之滑梯粗暴许多。“我想之前给你弄得秋千还不够,咱们来试点别的。”

“我想你应该是去上课而不是在这里当学校的装修师傅。”Charles神情复杂的看着这个简易的工程,“你想拿它干什么?”

“等会你就知道了。”不久之后Erik就一脸轻松的丢掉了榔头,然后朝Charles深情的一伸手。

“E-E-E-E-Erik??”随着轮椅浮起来的Charles一脸惊慌失措,等到轮椅缓缓落在斜坡的顶端才恢复了语言功能,“Erik你放我下来!”Charles抓紧了扶手,惊恐的看着草地上的Erik。

“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让你从坡上滑下来。”Erik给了像被绑了的小鹿一样的对方一个鲨鱼笑。“你能确保我不会从轮椅上飞出去?你可是挑了全学校最高的一棵树。”对方拒绝了你的笑并提出质疑。“只是做一件我们还没做过的事。我会控制好你轮椅的速度,放心吧。”下一秒对方就从斜坡上冲了下去。

风从脸颊吹过,这感觉其实有些爽,相反Charles却觉得下身稳稳当当。自从自己当了教授以后,似乎也没做过什么刺激的事情了。

斜坡的终点是Erik的一个大大的拥抱,“我说过的吧,我怎么可能让我爱的人去冒险呢。”
“Erik,我……”Charles努力平复着呼吸,“我爱你。”

“我也爱你。”

老夫老妻三十题 EC(1-3题)

电影剧情向_(:з」∠)_时间线不明,如有OOC请无视,不要在意我扯淡的一些话


1 习惯性吻别

“放心Charles,我和Raven去召集那几个变种人孩子。”Erik俯身用手撑在轮椅的扶手上,信誓旦旦的对Charles说。“那么待会见,我要去给孩子们上课了。”Charles在门口笑着扭头看了一眼教室里已经坐好的学生们,向Erik道别。“待会见。”Erik突然用手捧起Charles的脸庞在他鲜红的薄唇上吻了下去。
“噫。你们两个能不能在公众场合收敛点?”Raven一脸被闪瞎的表情扭过头去,教室里好几个八卦的学生已经开始了唏嘘声。

“Erik你就打算教给孩子们这些?”Charles的眼珠缓缓地盯住了Erik,“我想我们今天晚上得花点时间谈谈了。”“哦别这样,我只是习惯了早上咱们的吻别了。”Erik一脸无辜的瞅着红着脸摇着轮椅走开的Charles。

2 感觉迷茫的时候

“Erik你知道吗,当我觉得我失去了一切,不希望被脑中那些痛苦的声音困扰的时候,我多想又多不想你在我身边。”Charles靠在Erik怀里微皱眉头直看着前方。“我不知道我继续坚持实现那份平等相处的境况是否还有意义,或许真像你之前说的那样我们无法与人类共处……”

“嘘。”Erik用食指堵住Charles的嘴唇,“你都能劝我留下来还有什么不能坚守的?不管未来怎样,至少会我们俩个一起去面对。一起。”Erik低头吻在了Charles的额角。

Erik拉灭了床头灯,“睡吧。”

3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要想彻底改变,就必须让我们的过去消失……”

在Charles给孩子们讲课的时候,他发觉到了不远处有一束目光在盯着他。

哦,Erik。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不得不说时间久了有种被视奸了的感觉。这家伙晚上盯得还不够吗??Charles腹诽着,摇着轮椅在原地转了个圈圈。

而Erik却靠在门框上惬意着享受着视线被爱人充满的一刻,透亮的蓝色眼珠,唇红齿白的相貌,锃光瓦亮的秃头,柔顺的头发,甚至是他眼睛中散发出的温柔的目光也能叫他爱得要死。如果这里没人,Erik想他能就地日起来。【不

下课之后Charles拦住了想混入学生丛中溜走的Erik,“嘿,Erik,我想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看着我了,我是说在我上课的时候,嗯…因为那样会让我有些分神。”Charles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对方看。

“I’m sorry,but you’re so fantastic and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每一个成功的教授都有一个锃光瓦亮的秃头脑门儿

hin无聊的脑洞

——————

《如何“善待”超级英雄》作者:泽莫

欲取Tony Stark,必先盗其跑车,封其铁甲,收其甜甜圈,夺其芝士汉堡,摔其dummy,断其Jarvis,剪其Friday,砸其幻视,抢其队长……使其百般无奈,然后施行捕获。

欲取Charles Xavier,必先封其脑洞,摔其主脑,砸其轮椅,便会突觉身侧金属颤动……亲测,若不想为金属所杀,请勿轻易尝试。

——————

我惊恐的合上了书,离开了铁人家大厦下的书摊。

以后买书还是去书店吧。

qwq肝了好几天终于肝完了……【什么时候能不吞字幕??

umm攒攒功力开个狼银的车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盾铁#首页注意||听这歌脑补剧情很久了于是剪了出来,诸多bug请见谅。

[如何捕捉一只吧唧]不知道怎么打标签系列(*ノε`*)混进去了点EC,以及数值什么的是我瞎编的(^・x・^)